欢迎来到 - 加拿大28qq群 !    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心情日记 > 心情日志 >

蓝色心情日志

时间:2020-09-21 08:41 点击:
蓝色心情日志:【篇1:蓝色情绪日志】 蓝色情绪日志 ① 当我走在街上,偶然碰见和恋人一齐走的你, 我的眼睛不经意的看到幸福的那两个人牵的手,也要毫不在意地笑

  【篇1:蓝色情绪日志】

  蓝色情绪日志

  ①

  当我走在街上,偶然碰见和恋人一齐走的你,

  我的眼睛不经意的看到幸福的那两个人牵的手,也要毫不在意地笑一笑。

  因为正在以友情的名义爱着一个人,务必学会忍耐,

  然后,能够在背后偷偷地流一滴泪。

  ②

  在商店的橱窗里看见了你喜欢的一些东西,只能视而不见。

  如果还是忍不住想送给你,也要这样说:这是本来想送给别人的,还是给你了。

  其实根本没有想到别人,只为你买了那些东西。

  如果正在以友情的名义爱着一个人,务必这样做。

  然后,能够在背后偷偷地流两滴泪。

  ③

  听到你病了的消息,也要和周围的朋友一样,只能担心一点点,只一点点。

  其实,很想明白你哪里疼,怎样疼,很想分担你的痛苦,

  心如刀割,焦急,但是还是要装着泰然。

  如果正在以友情的名义爱着一个人,务必这样做,

  然后,能够在背后偷偷地流三滴泪。蓝色情绪日志伤感情绪日记空间情绪日志

  ④

  有些时候,或者在呼吸的每一个瞬间,都在想念你,也要忍住。

  即使很想很想你的时候,也只能用声音代替这份相思苦,也要安慰自我这是你的声音。

  如果这样也不足,那么也只能以不成逻辑的名义约你出来,解这份相思苦。

  如果正在以友情的名义爱着一个人,务必要学会忍耐,

  然后,能够在背后偷偷地流四滴泪。

  ⑤

  有一句话很想对你说,我爱你。这一句不长的话,

  很想要自我亲口传递给你的话,不就应在不经意的时候说出来。

  即使这样也忍不住说的时候,也要用听不懂的外语开玩笑似的带过去。

  如果正在以友情的名义爱着一个人,务必要学会忍耐,

  然后,能够在背后偷偷地流五滴泪。

  有些时候,应对难以理解我们的感情的人,

  只能利用友谊的名义继续留在他\她身边的人之一。

  我不是不明白,可又无奈。虽然我想为你微笑无数次。

  【篇2:蓝色情绪日志】

  蓝色情绪日志

  一

  我是若梦,我回来了。

  站在这个小城,我头一阵眩晕。自从决定回来看一趟,我的心里就一向在激烈的斗争着。

  我其实不想再走进这个小城的。因为,这个地方留给我的回忆实在太多了。而那些回忆,自始自终从来就没有断过对我的折磨。

  父母的坟还在那里;同父异母的妹妹如诗,也还在那里;虽然她从小跟我视同水火,可她毕竟是爸爸的孩子,我在走之前,也总的看看她吧。

  五年了,这个小城已是大变模样。到处是新建的建筑,让我由心里陌生。当年和枫在小城的故事,也还记忆犹新。可什么都变了,昔日的小城,早已由纯朴走向了新潮。

  就像我和枫的感情。豪情万丈的携手共赴南方打拼。前一刻还握紧我的手,亲亲热热的说要和我齐创未来,白头偕老;下一刻,却又能够拥着另一个女人甜言蜜语,谈笑风生。

  什么都变了,在金钱的面前,感情只能是俘虏。钱不是万能的,但没有钱却是万万不能的。

  如今的我,当年清纯羞涩的长裙,早已被剪裁合体的优雅职业装代替。从以前不名一文的小丫头,熬到这天的有名有房有钱,衣食无忧,每一步我都花了比别人多好几倍的努力。那每一步,都记载着我的心酸,我的苦楚。可又有谁能体会呢?就算是最好的朋友紫寒,她都只明白我的一半。

  二

  爸爸的坟地还算整洁。看来,有人经常来此打扫。我想可能是如诗吧,她也是唯一会来爸爸坟地的人了。

  轻轻将一束花放在坟头。泪水随即模糊了双眼。多年来我一向努力克制的情绪,在此霎那间崩溃了。

  爸爸,我回来看你了。你在天堂还好吗?用不了多久,也许我也就会来和你相逢了。

  “若梦!是你回来了吗?”身后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。我赶紧擦干眼泪,回来看时却撞上了一张似曾相识的脸。

  “你是……”我打起了全身戒备。多年的习惯已使我不愿再相信任何男人。

  “我是梦如镜啊!”那是个很有气质的帅哥。可我的心里没有一丝一毫的涟漪。在脑子里琢磨了好久,我最后想起来了:如镜,当年的同学。给我写过情书,但看都没看就被我给当众撕了。因为,那时的我,心里眼里早已装进了一个叶枫。我让他当众出丑,伤透了他的自尊心。为此,不明白我早就恋上叶枫的他,还给气的叫我“冷美人”呢!

  “你好,如镜。”虽然不明白他怎样会在那里,但我还是强打笑脸跟他打了个招呼。毕竟也是故人嘛。相逢一笑泯恩仇,他都能不计前嫌跟我打招呼了,我又何必再斤斤计较呢。在走之前了一段恩怨也可含笑离去了啊。

  “如镜,你怎样会在那里呢?”

  “哦,我只是有空就过来帮你把伯父的墓地修整一下。你不在,我就替你了。我想,总有一天你会回来看看的。”如镜有些不好意思了。

  “什么?我爸爸的墓地一向都是你在修茸的吗?”我有些吃惊了。

  “是啊!怎样啦?”看我那吃惊的样貌,如镜更加不好意思了。

  “没什么。我还以为是若诗干的啦。”我忙调整自我的表情,用平淡的语气掩饰了自我的惊讶。

  “若梦,看到你回来,我真高兴。这几年你都过的好吗?我也给你写信,可却都不知该往哪寄;你到底在哪啊?”

  “多谢你的关心,我过的很好。”我语气平淡的回应着如镜。此刻,已经没有什么能够让我的心再感动了。我已是一朵冰雕的玫瑰,从里到外,只有着冰无尽的寒意。

  “你回来就好了。我一向坚信我们还会见面的。还好,我许的愿真的灵验了。真是……”如镜竟高兴的有点语无伦次。

  “我先走了。再见。”不待他说完,我已想转身走了。此刻的我,对任何的人、任何的事,都漠不关心了。个性是感情,它早已被我尘封在冰的最底层了。

  “哎,若梦,你先别走啊!这几年来,我一向都在打听你的消息啊……”如镜已经急的追上来了。

  闻言,我停住了脚步:“打听我干什么?我在这也早已没有什么可让我好留恋的啊?”我有些厌烦了。往事太让人伤感,我不想再记起太多。

  “若梦,我……我……你……你还记得当年我给你写的信吗?”这么大的人了,他竟扭扭捏捏的脸红了。

  “我不记得了,早忘记了。”我的心在说谎。其实这几年不管我怎样想忘记,当年的情形我总是记忆犹新。

  当年的我眉目如画,笑的灿若春花,引得无数男生真相将爱表达。可我,眼却总是仰望着高我两级的叶枫。早被他身上所显露的文采给迷的晕头转向了。

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