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 - 加拿大28qq群 !    
当前位置: 首页 > 诗歌大全 > 格律诗 >

格律诗并非高不可攀

时间:2020-09-15 20:06 点击:
格律诗并非高不可攀

  小编的话格律诗启蒙》是一本专为诗词初学者编写的教材。有很多人怕写格律诗,把写格律诗看成是高不可攀的事情,其实不然。且听复旦大学教授胡中行说诗。

格律诗并非高不可攀

  格律诗并非高不可攀

  胡中行

  这是一本专为诗词初学者编写的教材。

  现在,书是完稿了,心里仍惴惴。王力、启功二位前辈在上,还有必要写这本书么?我郑重声明,晚辈绝无超越二位的野心,也绝无冒犯二位的狂妄,只是想站在巨人的肩膀上,找一找更适合初学者的途径和方法。

  以我长期以来的教学心得,一个零起点的学员,哪怕只有初中水平,只要肯学,经过一个学期三十学时的正规训练,写出比较像样的格律诗,是完全可能的。请看这首诗:

  曲径通幽小园里,清风阵阵伴鸣蛙。驱车近听山间鸟,驻足遥看树畔花。池上青莲话儒道,亭前五柳学桑麻。江山多少兴亡事,云雨烟楼坐品茶。

  这首题为《小园》的七律,是一位初中预备班学生的习作。尽管写得稚嫩,但在格律上却平平仄仄、中规中矩,该对仗的对仗,该拗救的拗救。他便是我通过一个学期教出来的小学生。可喜的是,这样的学生并非绝无仅有。

  有很多人怕写格律诗,把写格律诗看成是高不可攀的事情,其实不然。大家一定还记得《西游记》里的一则故事,一群猴子面对飞泻的瀑布,不知里面是何情何景,谁都不敢跳进去,只有孙悟空斗胆纵身一跃,里面却是一座花果山,他也因此成了猴王。

  当然,现实生活中孙悟空是不多的,为了使大多数初学者在诗律面前不望而却步,我们的教材还是应该遵循浅显实用的原则,千万不能故作高深吓唬人。有些理论问题就让专家们去争议去解决,我们只要“知其然”,而不必“知其所以然”。怎么押韵,怎么粘对,怎么拗救,学会怎么做即可,不必去问“为什么”。就像买了一支铅笔,只要知道笔芯的软硬浓淡就行了,难道还要了解笔芯是怎么做出来的吗?所以我说,编者切不可为难读者。

  我以为,本书的立足点正在于此。书分九讲,从第一讲“识体裁”到第九讲“学用典”,九星连珠,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。为了突出教材的可教性可读性,在正文之外,还设有拓展、点评、思考、实践等栏目,总而言之,一切为初学者着想。

格律诗并非高不可攀

  现在的诗词创作这座殿堂,呈现的是百花齐放的景象,各家各派都在认真探索当代诗词的发展方向。其实归纳起来,无非是所谓的两大派:传承派和创新派。或许有人会说:为什么不能有传承创新派呢?在传承的基础上创新,不是更好吗?关于这个问题,首先应该明确,传承派也好,创新派也好,指的都是格律层面。比如用旧韵还是用新韵,又比如用旧律还是用新声,这些问题并不涉及诗歌内容。因为内容要新,要反映时代,这是毋庸置疑的共识。我不讳言自己是传承派,但在创作实践中同样努力遵循“古为今用”的原则,力争使自己的作品成为“旧瓶装的新酒”。

  我一再跟学生们说,如果把你的作品放在古人诗集中而不能分辨,说明你的作品是失败而不是成功,因为你在拾古人的牙慧。我所反对的,只是格律上的所谓“创新”,并且认为,这种创新,其实是一种破坏。个中道理,无需多说。请大家看看毛泽东致陈毅的一封信,便可明白:“你的大作,大气磅礴。只是在字面上(形式上)感觉于律诗稍有未合。因律诗要讲究平仄,不讲平仄,即非律诗。”

  应该指出的是,有些朋友硬是要把诗歌风格上的“白”和“雅”对立起来,挑起无谓的争论。这是缺乏基本常识的表现,殊不知雅俗共赏,本来就可以和平共处的。从没听说韩愈和白居易相互掐架的故事。你白你的,他雅他的,“干卿底事”?

  我还以为,传承还是创新,也是没有必要彼此之间你征我伐,好像非要灭了对方,方能登上龙椅,做个西楚霸王似的。那种“道不同不相为谋”的做派,是心胸狭窄的表现。大家尽可放下歧见,求同存异,成为好朋友的。

  朗月当空,秋风徐来,心情特别地舒畅。打开电脑,品一杯香茗,然后信马由缰,让思绪尽情驰骋……

  《格律诗启蒙》自序(节录)


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